注册忘记密码

祁阳生活网

山水会计培训〖祁阳校区♥祁阳信息发布查找中心☏祁阳最火招聘求职平台☎【爱“拼”才会赢】拼车信息★房屋租售信息这里最多★
☞祁阳百姓网店全收录☜☼永州胡子(祁阳玩法)☼ ☞祁阳订餐电话汇【急用】祁阳二手交易市场❦祁阳本地服务信息发布查找❦
信息发布 QQ335868199信息发布 15507462622信息发布 ☎18974601515  
查看: 218|回复: 0

[原创] 祁阳籍作家王金星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7-10-13 11:1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贴内广告
王金星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连载之五:        猝不及防原创 2017-08-19 王金星 湖南写作原创平台
[url=]矿工之歌月影之狼 - 2016华语流行集锦五[/url]
点击蓝字
关注我们哦!
作家档案
640对对对.jpg
王金星,男,笔名甘霖,湖南祁阳县人,大学本科文化,拥有采矿、行政管理、新闻学三个学历文凭,副教授职称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企业报“十佳采编”。抗战英烈后代。种过田,下过井,挖过煤,打过工,做过直销,历任中专及大学班长,校学生会主席,企业党委工作部部长,报社编辑、记者、发行部主任、编辑部主任,记者站站长,报社副总编辑等职。
近年来,已公开出版《原色》《风雨人生路》《无底黑洞》《不尽之言》《月亮花开》《只对你说》六部专著,其中零距离描写中国煤矿女性情感历程题材的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,被文学界、评论界认为是继路遥的《平凡的世界》后,煤矿作品的又一杰作,是文学领域工业题材的一朵奇葩。
小说提要
这是国内第一部煤矿女性题材的长篇小说,更是一部生活在社会底层女人们的情感史、辛酸史、奋斗史、发展史。

一个师范女生,一个工亡家属,不同的命运,相同的人生。在充满传奇和神秘色彩的南方煤矿,两个天姿国色的女人,用一腔热血和激情,抒写着美丽而又凄惨、悲壮而又雄浑的人生篇章。

作者十几岁就融入到了煤矿火热的工作、生活之中,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是在煤矿度过。是煤矿这一肥沃的土地,给予了作者创作的巨大空间,培育了作者的悲悯情怀。他以独特的视角,关注着像主人公王淑珍、朱淑芬为代表的生活在底层世界里的女人们的情感经历,心路历程。也由此激发了作者的创作灵感,以质朴的笔调,纯真的语言,向外界展示这些普通女人们的人生轨迹。

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连载之五:
题记
信手拈来一缕花香,在悠悠岁月中化成一束月光,停留在你的窗外,静静守候。
         ――题记
一声悲情的呐喊, 一道绚丽的风景,一曲时代的强音,一首动人的歌谣,一轴历史的长卷。

从农家子弟到“矿山二代”,从采煤工到记者作家,王金星文心诗胆,侠骨柔情,十年磨剑,倾心捧出世情百态的长篇力作。

第五章   猝不及防
作者:王金星

王淑珍昏迷那一刻,像一把利剑直插朱淑芬的胸膛。朱淑芬感觉胸口在滴血,全身在膨胀。眼前的一切,恍如自己当初那样。面临从天而降的灾祸,猝不及防。

吉普车经过5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,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马家山煤矿。车子径直开到了矿招待所门前停下。陈福生所在的工区主任、书记,及一些老乡们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着。车子马达刚刚熄火,还没完全停稳下来,这些人就围拢了过来,有的打开车门,有的接过朱淑芬手中的孩子,抱在怀里。现场氛围热情而又沉重。
20171013_111352_000.jpg
朱淑芬还在车子上面,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,透过玻璃窗,用一双焦急的眼神在人群中搜寻丈夫陈福生的身影。可扫了一圈又一圈,都不见丈夫那熟悉亲切的面庞。特别是车子怎么把她送到招待所,而不是福生的单身宿舍楼?而且,福生是个普普通通的采煤工,连一官半职都没有,怎么会派专车,还有这么多的领导和老乡来迎接她?这与往常大不一样,太不正常了。朱淑芬的心中“咯噔”响了一下,这么多的疑问,让她更加惊慌起来。

侧身缓慢走下车子,脚尖刚刚落地,朱淑芬就急不可耐地一把抓住了一个叫陈福民的双手。

陈福民与陈福生是一个村的同乡。

那年招工,一个村只有一个指标。陈福生家里是贫下中农,在同龄人中读书成绩优秀,读得最好,由于家庭困难,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回家种田了,村上的人个个都说可惜了,误了一个苗子的前程。村党支部书记陈中林,很是欣赏这个与儿子一般年龄的后生。他就当即决定把这个招工指标给陈福生,送福生去煤矿当工人。当时,陈中林的儿子陈福民还在学校读书。没想到,陈福民周末回家拿生活费时听说了煤矿招工的事。他对当煤矿工人非常有兴趣,认为是离开农村的最好机会。
20171013_111352_001.jpg
陈福民对父亲左缠右磨,理由很简单,读书考大学,也是离开农村,当煤矿工人同样可以吃上“黄粮”。 精明的陈中林是担心煤矿危险,不安全,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冒这个险。自古以来,就认为煤矿工人是走窑子,工作在地下深处,一天见不到阳光,没有地位,是社会最底层的人。俗话说:“打鱼的是死了没埋,挖煤的是埋了没死。”难道明知山有虎,还偏向虎山行?陈福民见说服不了父亲,就用不让当煤矿工人,就不去学校念书相威吓。

陈中林没办法,只好找到公社书记再要了一个机动指标。福生、福民到矿后,又分在了一个工区,一个采煤队,关系十分融洽。

朱淑芬首先想到的当然是陈福民了,她相信福民是绝对不会对自己说谎的。

“福民,怎么不见你福生哥来接我们呢?平常,他见我娘俩来那高兴劲,可像小孩子得到了一粒糖果一样,有说有笑的,有时还要跳起来,手舞足蹈的。”

陈福民也用手抓住了淑芬纤细的手,看到她焦急的神情,感觉她的双手都是冰凉的。听到她这么一说,心一下就软了下来。看来想瞒住事情真相,还真的很难,便开口叫了声“嫂子”,准备实话实说算了。这时,从前排副驾驶位上急忙跳下的刘明新,匆忙走到眼前,抢着话说:“福生嫂子刚坐长途车,很辛苦,还是先到招待所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“是啊,坐车辛苦了,还是先休息一下再说吧。”在场的领导、老乡,见刘明新这样说,大家都劝说道。

朱淑芬见拗不过,只好随着大家一起进了矿招待所的大门。
20171013_111352_002.jpg
矿招待所也可称得上是马家山煤矿的形象窗口。凡到这个矿检查、调研、考察工作的上级领导,联系煤炭销售、物资供应等业务的商人,前来探亲的职工家属、亲戚朋友,一般情况下都是下榻在这里。招待所还内设一家可同时摆得上20几桌的餐馆,矿上有什么红白喜事,这里就成了职工家属的首选。有时生意红火,还得走点后门,才能订上餐。矿上职工家属谁在这里摆了酒,竟会感到十分的尊贵和荣耀。

招待所其实很简单,只有两栋房子。前栋是60年代初期建造的三层楼房,地板全是木质构造,人走在上面,发出“咯嚓、咯嚓”的脚步声,十分响亮,节奏感欢快而明朗。后面是一栋平房,住的是在矿机关上班的单身职工。开餐时,敲打碗筷的声音“叮叮咚咚”,听起来单调而又枯燥。然而,在这偏僻的矿山之野,有时却婉如一曲交响音乐,将单身汉子的那种无奈、忧愁和快乐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服务员麻利地掏出钥匙,打开了二楼一间客房。室内四张床铺,分成二排,并列地铺开。床铺是那种简易木架子床,上面铺的不是木板,而是一张由棕索绳织成的网,紧绷着,牢牢地钉在木框上。人一坐上去,就一下子往下沉。睡在上面,想翻个身,都比木板床要难。一台吊扇悬挂在房子的天花板上,“呼呼”地旋转,带来了些许凉风。

儿子陈光辉一进屋,鞋都没脱就玩皮地跳上了床。在富有弹性的棕索绳床上蹦来蹦去,一下子就闹翻了天。

心情郁闷的朱淑芬,此时将无名之火,全发在了幼小、不懂事的儿子身上,抡起巴掌就在陈光辉的屁股上“噼叭、噼叭”地狠狠打了几下,疼得陈光辉摸着屁股“哇哇”大叫,扯开喉咙猛地哭了起来。
20171013_111352_003.jpg
这些巴掌打在儿子身上,却痛在朱淑芬心头。她越发感觉事态的严重,可又不便直说,不愿捅破这层纸,更不愿看到事情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发生。几个小时下来,积聚了一股火气,没想到是儿子将这把火点燃了。

在场的人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场面,谁也没有发话,只是面面相觑,露出了一脸的无奈。
这时,工区党总支书记周国强进来了。刘明新要其他的人都先出去一下。

刘明新陪同书记坐在对面的床沿上,然后介绍说:“福生嫂子,这是我们平硐工区的周书记,来看你来了。”

朱淑芬“哦”的一声,连忙站起身,急切地问:“周书记,我家的福生呢?在哪?怎么不见他来接我们?”

周国强伸出右手打了一下手势,示意朱淑芬先坐下再说。

朱淑芬礼节性地点了点头,又坐了回去。把还在哭泣着的儿子搂在怀里,低着头,没再做声。

周国强仔细打量了这个来自农村的女人。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,与一般的农村妇女有着气质上的区别。大大的眼睛,高耸的鼻梁,白净的皮肤,匀称的身材,得体的衣着,特别是那对高耸的乳房,被一套上面印着小兰花的浅白色连身裙包裹着,随着心跳微微颤抖,让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,不得不令周国强刮目相看,同时,一种怜悯、一种同情、一种占有的欲望也在脑中一闪而过,事先那种盛气凌人,居高临下的气势,竟然在这个陌生女人面前一下子消退了。

“这么好的女人,陈福生真是命薄,无福享受啊。”周国强不禁在心里发出了这样一声叹息。

38岁的周国强从事多年的政工工作,处理过多起类似事件,不愧为“一把老手”。他迅即收回那双失态的眼神,把腰板直了直,说:“淑芬同志,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陈福生同志工作上的支持,对我们煤矿工作的理解。你知道,煤矿是一个特殊行业,一个高危行业,选择了煤矿,就等于选择了牺牲与奉献。”
20171013_111352_004.jpg
说到这里,周国强停了停,又用眼光观察朱淑芬的表情。见朱淑芬正抬起头,看着他说话。他继续说道:“陈福生是个好同志,是我们采煤队的生产骨干,每年的出勤、工效在全队都是最高的。可不幸的是,在昨天一次瓦斯突出事故中遇难了。”

朱淑芬听到这里,把小孩猛地放下,“嚯”地站起来,“什么?陈福生死了?”

朱淑芬一步就跨到了周国强身旁,本想抓住他的衣襟进行质问。周国强见状也慌忙站了起来,他没想到文静纤弱的朱淑芬情绪会一下子失控,发起了这么大的脾气。现场氛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刘明新也马上站起来,站在了俩人中间,一边劝说,一边用力去拉朱淑芬的手,想将她扯开。

朱淑芬双眼圆睁,久久的盯着周国强,一动不动,让人顿生恐惧之感,似乎一场战争就要发生。看着看着,没想到周国强那高大、魁伟、英俊、阳刚的男子汉气势,却一下子征服了朱淑芬。朱淑芬内心的那种强硬之势,不攻自破,败下阵来。毕竟是农村长大,也没见过什么世面,她不好意思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撒野,更不忍心去抓那件整洁、雪白的衬衫。她无助地慢慢低下了头,眼泪从她的眼眶里喷涌而出,一转身扑在了床铺上,将头深深埋进枕头里,用右手使劲地扑打着床沿,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你们怎么骗我?”

“你们怎么骗我呢?”

“我的命哪有这么苦?刚刚家里遭遇了洪灾,现又死了丈夫。我的命真苦啊。”
20171013_111352_005.jpg
儿子陈光辉看到妈妈突然哭了起来,以为是周国强欺负了母亲,“腾”地一声,从床上跳下地,猛扑到周国强身边,抱住周国强的双腿,挥舞着一双小手,一阵乱打。周国强连忙伸出手,将他的手抓住,陈光辉更加“哇哇”大哭大骂起来,“你是坏蛋,你是大地主。我要爸爸……”

刘明新见状,一把将陈光辉抱了起来。陈光辉手脚并用,朝刘明新的脸上抓去、身上踢去。刘明新也不打骂,只是将陈光辉紧紧地抱住。

朱淑芬站起来,接过儿子,抱在怀里,“呜呜、呜……”绝望的哭声,渐渐地由大到小,由强到弱,悲伤、凄凉的气氛,在空中弥满开来。 (未完,待续。)
谢谢阅读
欲知详情 敬请期待

友情链接

王金星
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内容简介
  由知名作家王金星创作的长篇小说《月亮花开》,是国内第一部煤矿女性题材的长篇小说,更是一部生活在社会底层女人们的情感史、辛酸史、奋斗史、发展史。

   被文学界、评论界认为是继路遥的《平凡的世界》后,煤矿作品的又一杰作,是文学领域工业题材的一朵奇葩。

  联系邮箱:249604062@qq.com

  敬请垂青,欢迎阅读。阅读链接:http://yuedu.163.com/source/04eb2134abce45a3ad7fb943f49faa0c_4




640 (6)佛挡杀佛.jpg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
为 您 服 务
客 服 中 心
业 务 经 理
广 告 业 务
渠 道 咨 询
投 诉 建 议
网站二维码
收 起 客 服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